在德国讲好中国故事

让中国读懂德国创意

中 德 文 化 交 流 促 进 会 FiA e.V.

Deutsch-Chinesischer Verein zur Förderung des interkulturellen Austausches e.V.

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已于今夏在艺术电厂正式开展。通过构建特殊的“花园”空间,以及回望两人创作生涯的代表作,此次展览试图触发一场跨越时空与媒介的对话。展览期间,“烟囱PSA”将陆续发布两位艺术家以及多位学者所撰写的文章与评论,让观众进一步了解她们的创作关联与内心默契。在沈远为此次展览撰写的文章《女也》中,她谈及了自己与圣法勒的“交汇点”,以及艺术是如何赋予女性能量的。






640-14

▲两位艺术家发生对话的“花园”区域,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现场,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,2018。


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已于今夏在艺术电厂正式开展。通过构建特殊的“花园”空间,以及回望两人创作生涯的代表作,此次展览试图触发一场跨越时空与媒介的对话。展览期间,“烟囱PSA”将陆续发布两位艺术家以及多位学者所撰写的文章与评论,让观众进一步了解她们的创作关联与内心默契。在沈远为此次展览撰写的文章《女也》中,她谈及了自己与圣法勒的“交汇点”,以及艺术是如何赋予女性能量的。




《 女 也 》

沈 远




妮基·圣法勒和我的展览将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(PSA)得以呈现。我们都是女性艺术家,却一东一西,从未谋过面,可能曾在一个城市擦肩而过,这就是巴黎。


展览需起名标出我们俩的共同点,像在两块生铁之间的一个烧红的焊点,展览之名就是这个焊点。在工作餐上,龚彦馆长想到妮基有个作品名为“Hon”。“Hon”在瑞典语中是个主语:她。在中文中“Hon”更接近于象声词,一个不明的音,比如“轰”。我们都因找到“Hon”作为展览标题而心喜,并为“Hon”对中国观众来说既抽象且不明而感动。当然在展览招贴上,“Hon”的旁边还要站个“她”,使观众明白这是一个金发和一个黑发女性艺术家的展览。设计师在设计招贴时,“Hon”被完整地保留下来,中文的“她”却解构为“女也”。大家再一次为此叫好,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都不愿看到“她”这个词的完整出现,因为“她”已是约定俗成地代表着:边缘,无力,做作,艳俗,第二性……女也/女野/野蛮/蛮人/盲人……


我的文章就只好用“女也”为题目。


640-16

▲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主视觉


谈古论今,在西方艺术作品里都离不开女性角色,有穿衣的或者不穿衣的,但现实生活中却没几个女人与艺术有关。在中国清代的文学作品《聊斋志异》中女性角色也是如此重要,总有“她”在其中,她时“善”时“恶”,从人生成为动物,又从动物生成为人。但不知为何可生成的动物种类之罕缺,仅有狐狸和蛇。也许狐狸的脸面酷似女人,蛇之形左右摇摆如女性腰身。说是女人之性更近动物,是男人与动物之间沟通的精灵。她们喜出没于深夜,所以《聊斋志异》的故事总发生在关灯之后、黎明之前,女人是夜之精灵!雌为阴,雄为阳。


640-8

▲妮基·圣法勒,《昨夜我做了一个梦 》,1968-1988,聚酯漆,尺寸可变,妮基慈善艺术基金会收藏,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现场,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,2018。


20世纪初,阳光总算渐渐照到了妇女们的身上。她们开始白天出门工作,有了“职业女性”。她们不再是做事、学习仅为“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”。那个时代女性主义运动和女艺术家彼此推进,出现了许多行为艺术家,女性的行为艺术和修女的修行也多有巧合。修女用舌头去舔路边的石头以此修行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直到舌头不断地被石头磨破。也有修女在护理麻风病人之后将麻风病人洗后的水喝下,这是借超人性的力量以战胜自我并获得精神的喜悦和接近神性。……妮基的艺术也是这个时代(60年代)的产物,她用枪射击自己的作品,开枪对女人本身就是个超常体验,是对身体和心灵的挑战。


640-13

▲妮基·圣法勒的射击绘画,1961,图片©J. Paul Getty Trust. The Getty Research Institute, Los Angeles (2014.R.20). Gift of the Roy Lichtenstein Foundation in memory of Harry Shunk and Janos Kender.


许多女性艺术家直接用身体作为艺术语言,因为对身体的解放等于“无神论”。妮基正是用那些夸张了的女性身体特征发起对禁欲的挑战。《Hon》是她最有名的作品之一:观众必须从一个躺着的女人的下身走入她的腹内并成为她的“婴儿”,这代表母性的强权?前两天,我和妮基的外孙女布鲁姆·卡尔德纳斯(她是妮基慈善艺术基金会的创始人)到托斯卡纳参观了她建造的“塔罗花园”(Tarot Garden)。在那花园里,变形的女性身体成了建筑,我们走进其中的一个“体内”,其如冰宫。在这变形的女性胸部的内部,一边是卫生间,另一边则是厨房——是否揭示了母性的身体具有自养自育功能?


640-10

▲妮基·圣法勒的塔罗公园全景,图片©Laurent Condominas。


640-7

▲妮基·圣法勒,《斯芬克斯 》(原型为塔罗花园内的《皇后》(The Empress),上图中左侧雕塑),1990,聚酯漆,28×43×32 cm,妮基慈善艺术基金会收藏,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现场,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,2018。


640-17

▲沈远,《阴性花园》,2018,钢筋结构、铸铁喷泉、渔网、编织物,600 x 500 x 320 cm,  380 x 230 x 550 cm,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委托制作。


640-1

▲沈远,《阴性花园》(局部),2018,钢筋结构、铸铁喷泉、渔网、编织物,600 x 500 x 320 cm,  380 x 230 x 550 cm,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委托制作。


出于巧合,妮基出生的年和月与我父亲相同,在她成为艺术家时我刚出生。我成长在一个继承了19世纪欧洲马克思、恩格斯的共产主义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,那是一个反资本主义、反私有制,追求由收入平等而带来人的阶级平等的理想社会主义。但我又是在一个读书无用论的环境下长大,所以对马克思的思想理论只知片言只语。不过我们呼吸的是他的思想空气,阶级的平等,性的平等,艺术当作“武器”而非“工具”。这些思想原则不约而同成了我与妮基的“交汇点”,虽然我们可能以不同的理解、不同的方位去思考这些问题。


我们大约有三个交汇点。其一,她有句名言,大意是“为了避免成为恐怖分子,我成为了艺术家”。这是申明将艺术作为表达的武器而非工具。我们都在作品中用过“武器”,她用过“枪”,我用过“刀”。我的作品《白费口舌》,是由九把刀支撑起九个冰做的舌头,冰解刀显,留下的仅是血色的残余物——水。我们的这两种创作诞生于不同年代,但都是在巴黎实现的。


640-12640-6

▲妮基·圣法勒作品区域,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现场,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,2018。


其二,我们都用过许多肢体语言。她是用夸张了的女性身体来超越禁忌,我是将身体作为历史、政治的载体,表达身份、人种、语言和文化的差异,比如《歧舌》《昼之星》《白费口舌》《指纹》……


640-11

沈远,《白费口舌》,1994,冰、刀,尺寸可变,图片来源于杨诘苍。


640-9

▲沈远,《指纹》,1998,生火腿肉、金线、瓷盘,23 x 23 x 4 cm,“一个世界的早晨”展览现场图,Eric Dupont画廊,巴黎,1999。作品版权:沈远 & 梁洁华艺术基金会(香港/温哥华)。艺术家供图。


640-15

▲沈远,《歧舌》,1999,鼓风机、塑料布,1200 x 120 x 300 cm ,“歧舌”展览现场图,北九州当代艺术中心,1999,作品版权:沈远。艺术家供图。


其三,我们都具有文化的双重性。她从美国移居法国,我从中国迁居巴黎,我们都有着跨越另一洲的移民经历,我们的作品中都有文化的多元性、复杂性和包容性。妮基的夸张人体变形就带有一定的美洲风情……


第二性就永远是个异国情调……


她。


640

▲妮基·圣法勒,《加州日记 》系列,1993-1994,丝网版画,80×120 cm/每幅,妮基慈善艺术基金会收藏,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现场,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,2018。


640-4

沈远,《蓝色公路》,2003,非洲儿童自制玩具、照片、水彩画、肥皂涂料,900×300×125 cm,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展览现场,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,2018。



展览出版物



640-3

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

展览出版物将于近期上市


展览出版物精选了妮基·圣法勒与沈远的作品、罕见历史图片和手稿百余张,并收录了侯瀚如、Camille Morineau、汪民安、张念等作者的评论文章,以期从不同视角延展关于艺术的思考。


相关展览



640-2

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

HON: Niki de Saint Phalle & Shen Yuan

策展人:龚彦

时间:2018年8月18日—10月14日

地点: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2楼

票价:60元

主办: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

协办:上海艾迪霖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鸣谢: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、妮基慈善艺术基金会、法国密特朗艺术中心、东赫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
2018年8月18日至10月14日,展览“她:妮基·圣法勒和沈远”将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(Power Station of Art)举办。通过回顾两位艺术家创作生涯中的经典之作,本次展览试图构建一场跨越时空与媒介的对话,两人的创作关联与内心默契将借助这种后见之明得以呈现。在性别议题再度浮出水面的当下,她们的创造为“电厂”注入超越性别的能量;她们的经验将引领我们思考围绕着女性身份的种种争辩,让语言、身份、移民等问题显形。


沈远 | 艺术作为表达的“武器”,而非“工具”。

2018-09-01
0